您当前的位置 :体育 > 辽沈体坛 正文
平昌冬奥会,"国字号"从沈阳出发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沈阳日报  2017-11-10 09:52
分享到:
更多

  

  走进沈阳体育学院的校园,银杏叶落纷纷,不少人在树下驻足观赏、拍照留影。其中,就有中国冬季项目运动队的队员们。在这闹中取静的“都市田园”中,这些“国字号”选手们挥汗如雨,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储备体能。他们将从这里出发,进军2018年2月平昌冬奥会!

  这些即将踏上冬奥征程的运动员们,在紧张的备战训练中,很珍惜每一天漫步校园的短暂时光。徐梦桃说,那好像是他们“偷来”的休闲时光,“让自己在铺满银杏叶的校园小路上暂时放空,不去想技术动作,不去想康复训练,让自己的脑、眼、心短暂而彻底地放松”。与徐梦桃一样,这些在沈阳体院备战冬奥会的冰雪战将们,会将沈阳的金秋美景,印刻在他们记忆的深处。

  在一流的体能训练中心奋战

  记者走进位于校区北门附近的乒羽运动馆,沉重的器械声,混合着此起彼伏的汉语与英语指挥声,更有运动员为自己加油打气的喊声。几支雪上项目运动队的队员们,身着短衣短裤的运动装,仍旧大汗淋漓,他们正在这里进行着体能训练。一些身体有伤病的队员,在体能教练的指导下,做着身体康复训练。

  位于运动馆一层的体能训练中心闻名全国。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体能总教练、沈阳体育学院运动训练学院副院长牛雪松教授,是筹建这座体能训练中心的负责人之一。他说:“这里的运动和康复器械,都是世界最先进的。这里的器械,可以为运动员提供力量、有氧、平衡、速度、耐力、协调、灵敏、康复等全方位的体能训练。其中,各类训练器械也包含着一些更为细致的训练型。比如,力量训练器械包含着离心力、爆发力等力量训练。”

  昨天,随着中国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队暂别沈阳,包括雪橇、坡面障碍以及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等多支雪上项目国家队,结束了在沈阳的体能训练期,运动员们将以充沛的体能迎接奥运赛季。

  与器械进行着“咬牙切齿的斗争”

  器械是先进的,训练中心是一流的,但无论是体能或是康复训练,对于任何一位运动员来讲,都是艰难的。雪上项目运动员们在沈阳备战的日子里,每周有八次体能训练课,每次三个小时。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“老将”徐梦桃和贾宗洋带着伤病,还要给自己加练。

  说他们二位是“老将”,并不是指年龄,而是资历。若能顺利拿到平昌冬奥会资格,那么,徐梦桃和贾宗洋就将第三次踏上各自的冬奥会之旅。然而,他们都曾有过比较严重的伤病。不要说是平日里的功能和康复训练,就连去北京的医院进行复查,徐梦桃都要跟冰冷的器械做着一番“咬牙切齿的斗争”。在2016年1月21日冬运会上,徐梦桃在做自选动作时,挑战难度系数3.8的动作失败,落地时重重地摔在雪道上,造成前交叉十字韧带断裂,不得不暂别赛场进行手术。手术10个半月后,她一边继续进行着康复训练,一边开始在国内外赛场摘金夺银。

  牛雪松说,与前两届冬奥会相比,这支队伍备战平昌冬奥会的难度特别大,“这批重点运动员的年龄普遍偏大,新人补充也不充足。虽然女队的徐梦桃和张鑫在上赛季表现还不错。但前两届冬奥会,我们还有李妮娜、程爽、赵珊珊和郭心心,金牌冲击点比这一届多。另外就是伤病,困扰和限制着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和竞技能力,他们的竞技状态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”。

  上个冰雪赛季,徐梦桃曾告诉记者,膝关节的伤大概恢复了六成。但也就是在上个赛季重返赛场后,她拖着伤愈的腿,实现了七场世界比赛七次登上领奖台的壮举,并成为了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获得世界杯冠军最多的选手。转眼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国家队教练组组长纪冬告诉记者:“徐梦桃的伤病,差不多恢复了八成,针对膝关节周围的整体力量,她与体能教练配合,进行了力量结合专项需要能力的能量系统训练,力量、平衡性和稳定性都提升不少。她个人要强,也付出了很多辛苦。”

  新队新人边训练边取经

  徐梦桃、张鑫和贾宗洋等运动员,都是沈阳体育学院的学生运动员。与往年一样,结束了在美国和秦皇岛的夏训,转回沈阳进行为期四周的体能和蹦床训练,他们心里特别踏实。

  贾宗洋说:“学校的一切,对于我们来讲都是‘熟悉的味道’。食堂的饭菜、宿舍的床、校园的小路,还有老师和同学们的笑容,都让我们在这段时间的备战中,感觉到心里踏实,体验到训练之余的舒适。”

  刚刚组建一年多的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国家队,运动员都是通过跨界、跨项选拔而来的。虽然不像徐梦桃他们在这里训练、学习和生活多年,但毕竟都是东北孩子,他们同样喜欢沈阳的秋景,同样爱吃沈阳体院食堂的饭菜。

 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滑雪一部副部长李治告诉记者:“这12名小运动员的压力并不是很大,这支队伍的组建是着眼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,但他们也将努力争取平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,2018年冬奥会他们可以更多地去学习、去感受和体验。来到沈阳体育学院,与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哥哥姐姐们一起进行体能和蹦床训练,希望他们能够受到这些名将拼搏精神的感染,多多向他们取经。”

  对家人的愧疚之心难以表达

  去采访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时候,记者在蹦床训练馆里不仅见到了正在进行蹦极训练的贾宗洋,还看到了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教练组组长纪冬。纪冬说:“一个奥运周期四年,每年也只有带队回到沈阳训练的日子,才能抽出点儿时间陪伴儿子。”纪冬的妻子是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名将、中国雪上项目奖牌“零”的突破者徐囡囡。徐囡囡退役后留在沈阳体院当教练,他们的儿子几乎就是跟着妈妈长大的。提及家人,纪冬只是叹气、苦笑、低头,硬是把“愧疚”两个字咽回心里……

  冬奥会的脚步越来越近,纪冬说:“每当冬奥会到来,我是既紧张又兴奋。紧张的是运动员的表现和队伍的成绩;兴奋的是冬奥会结束后能回家陪陪家人。但是,你要知道,每一届冬奥会结束后,能有多少时间在家,全凭新周期梯队建设的情况而定。若是梯队比较完善,教练组还能多些自由时间,可一旦梯队有欠缺,那么,我们新一届冬奥会的备战,可以说从上一届冬奥会结束就开始了!”

  看着贾宗洋的蹦极训练,纪冬说:“蹦极和蹦床器械,是帮助运动员进行多轴转体训练,纠正他们的空中动作,在上(雪)山之前,保证他们在空中的时间和空间的感知度。”目前,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有12名主力队员进行备战,中国队拿到了8个冬奥会资格(4男4女),最终队伍将通过三站世界杯比赛进行“12选8”的资格确定。

  昨天,随着中国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队教练员和运动员整理行装离开沈阳,多支雪上项目运动队各自奔赴不同训练基地,展开雪山训练。不足百天,他们将冲击四年一度的冬奥会。这段时间在沈训练所得,一定会成为他们夺取佳绩的坚实基石。

  沈阳日报、沈报融媒记者丁瑶瑶/文

  张文魁/摄宏坤制图

编辑: xw17
相关新闻: